分享到:

组建“中国任务中心” 美要套用“苏联模式”对抗中国

组建“中国任务中心” 美要套用“苏联模式”对抗中国

2021年10月14日 06:42 来源:中国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组建“中国任务中心” 美国中情局要套用“苏联模式”对抗中国

  美国总统拜登不久前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上信誓旦旦地澄清说,美国无意挑动“新冷战”。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威廉·伯恩斯日前仍宣布了一项极具“冷战”色彩的决定。伯恩斯10月7日宣布将对中情局进行改组,核心是组建中国问题高层工作组“中国任务中心”,以“全面应对美国在21世纪面对的最大地缘政治威胁,即对抗性越来越强的中国政府”。

  伯恩斯出身于外交界而非情报界,中东与苏联(及后来的俄罗斯)是其30年外交生涯的两个关键领域。套用“苏联模式”对抗中国,是伯恩斯今年7月就对外透露过的对华情报工作路线,他称,美国情报部门正在研究如何把“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方法用在目前对中国的工作上”。

  首次单独组建高规格“中国中心”

  中情局目前运营着十多个任务中心,例如反恐任务中心、南亚任务中心、中东任务中心等,但针对中国单独设立一个任务中心,在中情局历史上还是首次。中情局在成立“中国任务中心”的同时,裁撤了“朝鲜任务中心”和“伊朗任务中心”,两者分别并入“东亚任务中心”和“中东任务中心”,“中国任务中心”将成为中情局唯一以国家命名的任务中心。

  伯恩斯在中情局内部发表谈话时透露,“中国任务中心”是个超部门工作机构,跨越CIA所有部门和任务区域,旨在“为研究中国问题提供更多资源,更好地调动机构在世界各地的官员收集信息,对中国的举动进行分析”,目的则是“应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威胁”,收集有关中国的情报,打击“中国针对美国进行的间谍活动”。

  在随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伯恩斯将中国称为“我们在21世纪面对的最重要地缘政治威胁”。为了应对这一挑战,他将效仿反恐任务中心的机制,每周与中国问题专家举行主管级别的会议,在形成完整战略后向美国政府高层汇报。

  据《纽约时报》10月8日报道,伯恩斯已向国会两党领导人通报了组建“中国任务中心”的新动向,寻求国会将更多资源投放到中国问题尤其是对中国政府的分析上。伯恩斯认为,一个单独的“中国任务中心”将更容易为与中国有关的活动争取到人员、资金和高层关注。中情局前特工菲利普·吉拉尔迪猜测,“中国任务中心”可能采用集秘密部门、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局、财政部等机构分析人员、作战工作人员、技术人员和各部门代表于一体的模式运行。

  此前,在中情局内部,针对中国的情报收集工作一直隶属于“东亚-太平洋任务中心”。今年年初伯恩斯由外交转轨情报界之时,便开始不断炒作“中国威胁”议题,为组建专门针对中国的任务中心制造声势。

  今年2月,伯恩斯在中情局局长提名确认听证会上直白地说,“与中国竞争将是今后几十年里我们国家安全的关键”,宣称“更有敌对意味的中国对我们是一次重大的地缘政治测试”。3月正式上任后,伯恩斯立即将“中国”作为其推进工作的重点,开始酝酿组织架构调整,以便将更多资源用于强化对华情报工作。4月,伯恩斯在国会出席“全球威胁”听证时进一步炒作说,美中竞争越来越集中在科技领域,中情局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力已经在从事科技和网络工作。到了7月22日,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伯恩斯直接透露,美国情报部门正在研究如何把“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方法应用于目前的对中国工作上”。他认为,“对于中国,一些在冷战期间采用过的工作策略是合适的,包括提前部署中国方面的专家,以提高美国在和中国竞争中的效率”。8月13日,彭博社等多家美国媒体开始以不具名中情局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称,中情局可能设立一个独立的“中国情报中心”,以进一步深入了解“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中国”。时隔一个多月后的10月7日,伯恩斯对外宣布了组建“中国任务中心”的消息。

  组建这样一个极具对抗意味的新中心,伯恩斯下一步具体要干什么?据中情局一位高级官员透露,新中心将把招募间谍、办案人员、情报分析人员、技术专家和其他专家汇集在同一个部门,同时将招募和培训更多熟练掌握中文、会说汉语的人员加入其中。在“中国任务中心”架构内,中情局将在全球布点,将精通中国事务的情报分析人员和技术专家部署在亚洲和“中国活动活跃”的世界其他地区,协助中情局官员分析中国的“战略与战术”。

  设计这一切的,正是伯恩斯本人。今年7月22日伯恩斯曾对媒体表示,在美苏冷战对抗时期,美国国务院和中情局曾重点在苏联“提前部署”相关专家,“我认为目前(面对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一名中情局高级官员10月7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将此举与中情局在冷战时期设立的“苏联任务中心”相提并论。

  迎合美国“鹰派”势力的政治诉求

  尽管伯恩斯坚称,组建“中国任务中心”是为了强化中情局针对“关键竞争对手”开展的工作,但是,包括中情局前特工在内的多名人士质疑说,伯恩斯此举对于加强情报能力并无多大作用,迎合国内某种势力尤其是“鹰派”的政治诉求,才是伯恩斯组建这一中心的核心要义。

  中情局前特工菲利普·吉拉尔迪10月8日对媒体表示,他对中情局成立专门对抗中国的任务中心持怀疑态度。他说:“他们将汇总‘中国的多方面威胁’,就跟真有这回事一样。”

  《华盛顿邮报》近日也援引中情局资深官员的话报道称,尽管伯恩斯希望套用“苏联模式”对抗中国,但今昔情况已大不同,相较于冷战时期的苏联,“中国是一个更可怕和复杂的对手。原因是中国经济体量更大,而且完全与美国经济融合;中国自己在全球也有朋友圈”。

  伯恩斯执意重弹冷战老调,仿效当年美国对抗苏联的模式组建“中国任务中心”,实际上是为了迎合美国国内某种势力的政治诉求和拜登政府的政治日程。近年来,美国国内一直有强化对中国工作的呼声。从“七国集团”“五眼联盟”到“四边机制”“三方伙伴”,美国惯于编织严密、复杂的对华包围网,议题涵盖政治、经济、安全等多领域。眼下,伯恩斯打着确保“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力稳固和美国的成功”旗号,要求加强对华情报工作,不过是为了配合拜登政府的所谓“国家安全战略”。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定位,令国防部与情报界相继将工作重点转向中国。

  今年2月10日,拜登亲自在五角大楼宣布,国防部已经成立了一个“中国特别工作组”,由15名来自国防部各部门的文职和军事专家组成,由曾长期担任拜登助手的现任国防部长中国事务高级助理拉特纳领导。拜登要求该工作组重新评估美军面对中国挑战的战略方针,优先研究美军在亚洲的部署、技术、情报、盟友和伙伴关系,以及与中国的军事关系,并在4个月后提交调查报告。他称,此项评估将有助于“在中国事务上开辟一条强有力的前进道路”。

  对于国防部的“中国特别工作组”和中情局的“中国任务中心”,曾担任国防部情报和安全事务代理副部长、现为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的埃兹拉·科昂大肆吹捧。他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中情局认识到中国威胁需要多方面应对,决定跟随国防部引领的趋势。”

  一直持对华强硬立场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还有曾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过中情局局长的布伦南等人,也借中情局成立“中国任务中心”大肆炒作“中国威胁论”。卢比奥宣称:“美国政府的每一个部门,都需要在信息、结构和行动上反映出这种大国间的竞争。”布伦南则称:“如果有哪一个国家值得中情局为其设立任务中心,那就是中国。”美国前国防情报局代理局长大卫·雪得说:“我相信中情局局长伯恩斯已经认识到,在大国竞争中,在未来许多年,中国都代表了对美国利益的最大威胁。”

  美方应停止自编自导新的冷战剧本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美国政客和官员多次发表充满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炮制渲染大国战略竞争的机制,鼓吹围堵打压中国,令中美关系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日前被问及如何看待中情局组建“中国任务中心”、美国将中国视为“21世纪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威胁”时,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表示,像“007”这样的冷战剧本,还是留给好莱坞拍拍大片赚赚票房吧。美方有些人总是沉浸式地自编自导、假戏真做,总在说自己是詹姆斯·邦德,陷入这样的“内卷”不能自拔,累不累?为何不“双减”一下呢?秦刚说:“我希望两国元首通话达成的避免误解误判和冲突、妥善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尽快重回健康稳定发展正轨的重要共识,能够切实得到遵守和执行。”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8日也指出,美方组建所谓“中国任务中心”,是典型的冷战思维的表现。美国有关部门应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和中美关系,停止做损害中美两国互信合作和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事。

  本报北京10月13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叶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澳门正规赌场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